公司要闻当前位置:首页 > > 公司要闻

京博古:紫砂雕塑的变与不变

 紫砂雕塑从初创走到今天,与融贯一切的传统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

  它的开始、孕育、不断发展与壶艺文化一样,经历了漫长的过程。其间一代又一代的从艺人员从养家糊口到志趣追求,从向传统学习又向传统挑战,逐步地融入世界陶艺和而不同的背景下,自成一格。明初大家时大彬的第一尊佛像(相传)到清代陈鸣远的瓜果菱藕,其泥质泥色的选择与掌控,形体骨架的捏塑与构架,甚至到施与形外的肌理纹饰都传递出雅而不俗,品位高远的格调和境界。

“四美图”之一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秀棠先生把紫砂雕塑引入到更注重人文精神、更强调时代脉搏、更擅长紫砂材质特性的变化与现代审美的传达中。在创建一批又一批人才队伍中亲力亲为地传帮带,在各种题材、各种手法、各种创意的碰撞中不断繁衍出令人叫绝的徐门独技。他手下捏塑的观音造像,派生出一种静态的美,令观者、藏家印象深刻。他创造的《不朽的生命》更让人怀疑自己的眼睛,在写真的尝试中熟练地运用紫砂泥含而不露、特别养眼的特性,将手指尖上的功夫让毫无生命体征的水中生物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他近年创作的四大天王造像,既有力量显现,更有一种内在精气神的蕴含。他的潜心塑造、用心良苦让更多的人看到了当今大师的造型艺术之美和变与不变的另一种天机。

  综观各种雕塑版本的应运而生,无论它的材质是否名贵稀有,技巧是否老辣娴熟,形式从传统中来还是故求新奇,始终不变的是材质美、形态美以及作者想要传达的真善美才是根本之美,也是作者综合修养、艺术功力的完美结合,否则即使样式最时髦、手法最老到也难免落入牵强、做作甚至自欺欺人的尴尬境地。

  紫砂雕塑之所以在千千万万的壶艺中不断繁衍出新的样式与生命,显然是和大众审美情趣、火热的收藏市场以及业内人士的不懈努力分不开的。而作者在不同的时代背景和人文环境中得以锤炼,也在长期的茶文化普及中,深入到更进一步的发展与影响,并在品壶、赏壶、玩壶中找到了再现紫砂雕塑的另一片天地,也为手中一厢情愿的捏塑找到了变与不变的最好归宿。

  泥片的卷曲、纹理的布施、重心的设定、外力的牵引以及整个形态的调度、把握,倾注了作者从手、眼、心的协调作用与冒险精神。《独享茗香》选择既不喧宾夺主,又见“独”意的神秘气场。《禅茶一味》组雕更讲究相生相盼、动作、神情,以及疏密的关系,既有势的外倾又显心境笃定、平和,人物间,道具配器都在矛盾对立和统一中找到静态背后的波澜不惊。

  拍打身筒是宜兴紫砂壶艺的重要手段,它的高矮、曲直,力的作用与转换,全靠手掌与拍子之间的默契一气呵成。《哥哥吹曲妹妹听》则通过几只壶身的叠加,稍加外力使壶心倾斜到需要的位置,再根据外形与叠加中形态的变化稍做点化,朴拙、纯真,孩提时的童趣也马上凸显出来,同样有种意料之外的效果。

  一种艺术样式的派生一定有其适合生长的土壤,一定有其适合情感表达的人文环境。作者本人眼界、学识、技能等综合因素,以及本人创新求异、突破禁忌的创作冲动,都将影响到艺术式样的创新。紫砂雕塑虽说是众多造型艺术中的一脉,但它的独特性(泥质、成型、明针功夫、掺砂及烧制后把玩)是显而易见的,也是其他雕塑门类所不具备的。另外壶中天地也为紫砂雕塑广义上的布局,点化甚至化平庸为神奇而创造了变与不变的机缘。

不久的将来,人们不仅仅留恋以砂壶为代表的陶都印象,伴随壶艺文化共同繁衍成长且在壶艺体裁中不断找寻新的生命特征的紫砂雕塑同样会以传承有序、做工精美、手法独特、形制多样而感化更多的人。所以我们坚持普遍中的独特,只有抓住变与不变的创作主线,紫砂雕塑其生命体态才会越发体现其自身的价值,也会越发感悟到它的文化积淀和大美。

(京博古拍卖)

 

 

 

版权所有:北京京博古文物鉴定有限公司
电话:13261083111   座机:010-57150685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十里堡路一号(未来时大厦6层601)

邮箱:bjjingbogu@163.com


京ICP备2020038237号
技术支持:华大网络